Articles

山之彼方,阿诺吉亚

In 未分类 on 2011/11/21 by ladypabbit

去阿诺吉亚并没有特别的理由,之前,甚至都没听说过这么个小镇,孤独行星上的一幅图画吸引了我,蒙着黑布的老妇人,正襟危坐在鲜红色的亚麻布前,下面有一行小字,阿诺吉亚,最具希腊特色的小镇。

阿诺吉亚被群山环抱,距离伊拉克利翁1小时车程,伊拉克利翁市中心有两个巴士集散点,A站在港口附近,主要负责长途巴士,发至Rethymnon,Hania,Agios Nikolaus的班车都来自这里。B站紧挨着旧城墙,大部分是短途目的地,而阿诺吉亚(Anogia)便是其中之一。提示:http://www.cretetravel.com/Bus_schedules/ 有所有巴士的出发时间,但显然N久没更新,只能相信个大概,最好在巴士车站的售票亭问问清楚。

9月,去小镇观光的游客寥寥,整辆巴士只坐了不到三分之一,其中又清一色全是回老家探亲的希腊本地人。我和猴子,扎在黑压压的希腊人头里,显得很突兀,瞥 瞥邻座的几位大妈,忙不迭看希腊文手机,巴士开始在逼仄的山路间盘旋上升,我摇晃着脑袋,突然看到大批山羊,以极快的速度避开巴士,逃向山坡尽头,急忙捞出相机拍,但隔着玻璃窗,拍不清晰。也许因为路途颠簸,也许因为数山羊,我的眼皮终于合上了希洛吕提斯的山野。

一路速度蜗牛,巴士在沿途的村庄反复停留,放下乘客,等到达阿诺吉亚的时候,只剩下3名乘客。如果不是这3名乘客争先恐后下车,我无法相信已经置身于大名鼎鼎的阿诺吉亚。终点站连站牌都无,空旷的小街三三两两坐了不少年轻人,从打扮看,乡村气息浓重。旅行手册上介绍说,‘半个村庄都卖针织品’,但分明除了几家杂货店,别无他物。我大为失望,顶着白花花的大太阳,漫无目的踱步,终于找到下行的台阶,才发现,其实卖针织品店铺,都在半山腰。

镇的风格颇似城乡结合部,半山腰几桩民居被涂的五颜六色,有的还别出心裁,画出了1866年土耳其人攻打Akardi教堂的全过程。该镇的老人们,大部分在二战中加入希腊自卫队,对抗德国入侵者,后者为了纠察匿藏的盟军,血洗整只小镇,能杀的都杀了,连母鸡都没忘记吃掉。

如今你依然能看到对屠杀的纪念:老人们穿黑色衬衫,戴黑色长筒头罩,家中挂满死去亲人的肖像。在一面涂鸦墙上,德国人和土耳其人一样,被描绘成凶神恶煞的暴徒,猴子吐吐舌头,说,现在开始我们只讲英文,让他们发现我从哪里来的,只拍立刻会被乱棒打走。

比起脚踩皮靴,裤子肥大有如海盗,终日打牌喝酒的中年男性,当地的妇女完全演绎了女人撑起半边天的角色。大部分坐在五彩缤纷的店铺门口,期待你买一条挂毯,或者一块餐布,远远看到游客经过,便会激动的起身,招呼你进去看看。二战时期的民族情绪早就抛之脑后,往往操一口流利德文,热情的搭讪,‘随便看看嘛’‘都是我自己织的’‘很辛苦很精美’,开门见山的自我标榜,是否出自手工,不由得知,我被其中一个骨瘦嶙峋的老太拽住合影,当得知拍了照片依然不肯买她的围巾,立刻翻脸,边骂骂咧咧,边把手里的竹竿敲的哒哒作响。

有些则属于为数不多的矜持派,不慌不忙的织桌布,看到我俩经过也只投以微笑。我主动上前问她有没有绿色的桌布,她翻了翻存货,说没有,但推荐了几块白色镂花的,提醒我们说,这个是机织的,不够好。在她的铺子里打量再三,挑不出合适的,悻悻离开,她不慌不忙的同我们道别,继续埋头编做。而我反而若有所失,回头给她拍下了这张照片。

女人守着十来平米的小间,同老伴相依为命。房间里挂着儿女们浪迹天涯的照片,放一张年代久远的黑胶唱片,自娱自乐。等我凑近一看,大吃一惊,原来海报中人来头颇大,Nikos Xylouris是享誉全国的歌唱家,活跃于70年代,小镇中心豆腐大的方寸,便是其出生地,琳琅满目的贴满其杂志剪影,而坐在盛名荣耀之中韶华已去的女子,是Nikos的姐姐,自弟弟罹病去世后,独自打点这爿店铺。时不时有游客进去同她攀谈,可能是Nikos的粉丝,然后买了专辑带走。

Nikos的祖父是人称‘土耳其游鱼’的小偷首领,对和土耳其人有着世仇的希腊人来说,窃敌不算偷,祖父窃功一流,每每都像游鱼一样,灵活穿梭于土鬼之 间,把所有值钱的东西摸个光,之后还网罗了五六名偷王,专门对土鬼下手,他作为偷王之王,让游鱼的美名代代相传,Nikos靠民歌打遍天下之后,也被其女 粉丝称为鱼兄。

吃了烤羊肉,我们在镇中心闲逛,找到一间小教堂,推开蓝色的栅栏门,惊喜的发现,原来教堂内部精彩纷呈,枝型吊灯做工精美,丝毫不在德国教堂之下。天顶绘满了圣徒壁画,用色相对德国意大利鲜艳许多,也许这便是东正教和天主教的审美差异?

最终没有抵挡住针织品的诱惑,入了一条绣着绒线小花的桌布,老太附送了一只彩条纹布袋作为纪念。她养了许多猫,她们躺在挂着桌布的藤蔓下,或嬉戏打闹,或闷头睡懒觉,很怕生,见我蹑手蹑脚靠近,急忙逃窜到花丛深处,唯有年长的这只,见过世面,不以为意,在参差起伏的长影里,慢慢舔着脚背。这一时刻的小镇,尤显宁静,绿叶轻拍,一面面刺绣如锦旗招展。

没有站牌,我们只好等在来时的位置,就近开着一家破落的咖啡店,店主也不知道车子什么时候来,却主动去周围的杂货店帮我们打听,一家不知道,问下一家,他的憨厚朴实让我们颇不好意思。

猴子和他唠家常,原来他曾在德国aachen住过10年,在一家希腊餐馆打工,赚够钱,回故乡开了咖啡馆,讲起足球,他两眼放光,说跟了n场球赛,每次希腊都输给德国,后来,他尴尬的笑笑,干脆倒戈支持德国队了。猴子哈哈大笑,向他买了两杯espressor,边等车,边慢慢坐喝。车终于出现,离开小镇前,竟然环城绕了一圈,我们意识到,难怪没车牌,等哪儿都一样,不把乘客一网打尽它是不会开走的。

6 Responses to “山之彼方,阿诺吉亚”

  1. 喝杯咖啡间~被美图吸引过来的,先抢个沙发!好像出去度假的我们,都会不禁拍张偶遇猫猫的照片 😀

  2. 教堂好特别,喜欢!

  3. 好懒的猫咪呀。让我想起去北海公园玩,在一块草坪上偶遇的一只猫咪,一点都不怕生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